历史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西安  >  历史文化
胡部新声与其他的外来乐舞
发布时间:2020-12-17     作者:耿占军 杨文秀   来源:摘自《汉唐长安的乐舞与百戏》   分享到:

唐代从周边少数民族地区和外国传入长安的乐舞,除了前文讲到的以外,还有胡部新声、《百济乐》《扶南乐》《骠国乐》《北狄乐》《南诏奉圣乐》等六种。

据《旧唐书•音乐志》的记载:“又有新声河西至者,号胡音声,与龟兹乐、散乐俱为时重,诸乐咸为之少寝。”这里所说的就是所谓的“胡部新声”,它最初也是唐代西域地区的乐舞,在传入今天的甘肃河西一带以后,经过当地汉族人民的加工改造,并融合了汉族乐舞的特点,从而使其成为以当时西域地区的乐舞(胡乐)为主体,但又具有河西和内地汉族乐舞特点的一种新型乐舞。据《乐府杂录》记载:“太宗朝,三百般乐器内挑丝、竹为胡部。”说明在唐初即已有胡部之名。到了开元二十四年(736 年),“升胡部于堂上”。说明胡部新声从河西传入内地后,在开元(713- 741)、天宝(742 -756)前后是大为盛行,以至于皇室将其升于堂上,正式列人宴飨音乐之内。唐代大诗人元稹在《立部伎》一诗中也说:“胡部新声锦筵坐,中庭汉振高音播。”显然,胡部新声在当时已经成为与龟兹乐和散乐一样、最为人们喜爱的一种乐舞, 而此前曾经广为流行的其他乐舞,则已无法与其相抗衡了。

关于胡部新声使用的乐器,仅见段安节《乐府杂录•胡部》所记:“乐有琵琶、五弦(琵琶)、筝、箜篌、觱篥、笛、方响、拍板,合曲时亦击小鼓、钹子,合曲后立唱歌。”可见,胡部乐器基本上是胡乐乐器。段安节为唐末时人,所记肯定不够完全,但可做一参考。

诚如前文所言,到了天宝末年,胡部新声已开始与汉族乐舞——法曲、 道调进一步融合,以至元稹还发出了“宋沇尝传天宝季,法曲胡音忽相合。明年十月燕寇来,九庙千门虏尘浣”的感叹。唐代音乐至此发生了巨大的变革。

据周伟洲先生对西安地区出土文物中唐人乐舞形象的研究,发现许多出土的壁画、佛座、陶乐俑等反映的唐代乐舞,大都源于龟兹音乐,与胡部新声的关系最为密切。像1960年在西安西郊插秧村出土的一组乐舞陶俑、西安中堡村出土的三彩骆驼载乐俑、1952年2月在西安东郊发现的唐苏思勖墓乐舞壁画,所表现的均应是盛唐流行的、以胡乐为基础而融合了汉族传统乐舞特点的胡部新声。这种现象的存在,充分反映了西域地区的民族乐舞对唐代长安乐舞艺术的深刻影响。

《百济乐》是指从百济(古国名,在今朝鲜境内)传来的乐舞。它早在南朝刘宋时就同《高丽乐》一起传入了我国。 到了唐中宗时期(705 -710),《百济乐》的乐工已有所死散。开元(713-741)中,岐王李范为太常卿,重又奏请唐玄宗设置了这一乐舞,但乐伎已不够全备了。其舞蹈由二人表演,皆身穿紫色的大袖衣裙,头戴章甫冠,脚穿皮鞋。保存下来的乐器有筝、笛、桃皮筚篥和箜篌。此外,还有歌唱者。这部乐舞的特点应当接近于《高丽乐》。

《扶南乐》是指从扶南(古国名,在今柬埔寨)传来的乐舞。据史料记载,隋炀帝平定林邑国(位于今越南中南部)后,获得扶南乐工及其匏瑟、琴,因其陋不可用,所以当时仅以《天竺乐》来演奏扶南乐舞,而未将《扶南乐》列于宫廷乐部之中。在唐代,《扶南乐》的舞蹈由二人表演,皆身穿五彩的朝霞衣,下缠朝霞裹腿,脚穿红皮鞋。保存下来的乐器有羯鼓、都昙鼓、毛员鼓、箫、横笛、筚篥、铜钹和贝。唐代著名诗人王维曾作有《扶南曲歌词五首》,但对《扶南乐》如何表演却并未说明。

《骠国乐》是指从骠国(即今缅甸)传来的乐舞。唐德宗贞元十八年(802 年)正月,骠国王雍羌派遣他的弟弟悉利移和城主舒难陀带领本国的乐工三十五人,来到长安进献他们国家的乐舞。所以,白居易在他的《骠国乐》一诗中写到:“《骠国乐》,《骠国乐》,出自大海西南角。雍羌之子舒难陀,来献南音奉正朔。”他们共带来十二首乐曲,“ 皆演释氏经论之辞”。

这是因为骠国邻近佛教的发源地天竺国(即今印度),深受佛教影响的缘故。在演奏乐曲之时,他们皆齐声收唱,并各以两手十指,齐开齐收,以和着音乐的节奏,”一指一抑,未尝不相对,有类中国《柘枝舞》"。

关于《骠国乐》的舞姿,唐代诗人元稹在其《骠国乐》一诗中写到:“骠之乐器头象驼,音声不合十二和。促舞跳趫筋节硬,繁辞变乱名字讹。千弹万唱皆咽咽,左旋右转空傞傞。俯地呼天终不会,曲成调变当如何。”看来,《骠国乐》的舞蹈有跳、左右旋转和俯身等动作,极富南国民族特色。至于舞蹈表演者的服饰,白居易在《骠国乐》一诗中写到:“玉螺一吹椎髻耸,铜鼓一击文身踊。 珠缨炫转星宿摇,花鬘斗薮龙蛇动。”胡直均的《太常观阅骠国新乐》中也有“转规回绣面,曲折度文身”的描写。可见,舞蹈表演者都是绣面文身,头梳高髻,身上装饰有许多的花和珠缨等饰物,跳起舞来显得典雅美丽,别具一格。据《新唐书•礼乐志》记载,《骠国乐》的乐器共有22种,分金、贝、丝、竹、匏、革、牙、角八类;但我们能够知道的也只有上述几首诗中提到的玉螺、铜鼓和头像驼一样的乐器, 极富浓郁的异国情调。《骠国乐》 的传入,充分说明中缅人民间的文化交流是有着悠久历史的。

《北狄乐》是指曾生活在我国北方的鲜卑、吐谷浑、部落稽等少数民族的乐舞,都是所谓的“马上乐”。自汉代以来,《北狄乐》都是归鼓吹署管辖,到北魏的乐府开始有了北歌。在周、隋时代,《北狄乐》 一般与《西凉乐》在一起杂奏。到了唐代,《北狄乐》的乐章尚保存有五十三章,其中名目可以了解的有《慕容可汗》《吐谷浑》《部落稽》《巨鹿公主》《白净王太子》和《企喻》等六章,而名目不能理解的,则多可汗之辞。其舞蹈者皆用绳围头,并将发梢反束于绳下。但他们的舞蹈如何跳法,现已难考知。不过,从其民族的风俗特点来看,他们的舞蹈一定是非常粗犷豪放的。

《南诏奉圣乐》是由南诏(古国名,即今云南和四川南部、贵州西部一 带)进献到长安宫廷的民族乐舞。唐德宗贞元十六年(800年) 正月,南诏异牟寻创作了一部《奉圣乐舞》,让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代为进献。韦皋就在这部乐舞的基础上加以创作改编,取名《南诏奉圣乐》,将曲谱连同乐工、舞人送至京城长安。这个乐舞有序曲二十八迭,舞蹈由六十四人执羽而舞,随着队形变化,摆成“南诏奉圣乐”几个字。乐曲将要结束时,鼓声大作,舞蹈者皆屈身下拜,待金声响起,舞蹈者再起身,执羽叩头,以象征朝觐。看来,这个乐舞属于字舞一类,而且经过韦皋的改编之后,政治性、仪式性更强了。但既是在南诏异牟寻所作的《奉圣乐舞》的基础上改编而成,其音乐的基调、旋律当仍以南诏音乐为主,舞者的服饰和基本动作亦不会有多大改变,而变化最大的可能就是在舞蹈的整体编排上。也就是说,《南诏奉圣乐》应是以南诏民族乐舞为主,同时已可能融入了汉族乐舞的成分。

【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版权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分享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