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西安  >  历史文化
柘枝舞
发布时间:2020-10-30     作者:耿占军 杨文秀   来源:摘自《汉唐长安的乐舞与百戏》   分享到:

据向达先生考证,《柘枝舞》同《胡腾舞》一样,同出西域石国(今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一带)。石国又名“柘羯”“柘枝”,所以当时把从那里传来的这种舞蹈称为《柘枝舞》。《柘枝舞》一般由女子表演, 称“柘枝妓”。 她们大致都穿着红紫五色罗衫,窄袖缠腕,脚下是红色的软锦靴,腰带银蔓垂花,头戴绣花卷檐虚帽,亦即所谓的“胡服”“胡帽”。这与《胡腾舞》在此方面还有不少的相似之处。她们的帽上别有金铃,妙舞回旋之际,其声拍拍,与乐声、歌声相和,当更加增添了人们的回肠荡气之情。

《柘枝舞》大约是以鼓声作为舞蹈起始、终了以及发展变化的节奏。白居易的《柘枝妓》诗:“平铺一合锦筵开,连击三声画鼓催”,就是说在舞蹈开始之前,要先打三声鼓;刘禹锡的《和乐天柘枝》诗:“鼓催残拍腰身软,汗透罗衣雨点花”,则是描写舞蹈将结束时,应着鼓声做下腰之类的动作;张祜的《观杭州柘枝》诗:“舞停歌罢鼓连催,软骨仙娥暂起来”,则是说在舞蹈结束后,舞伎应着咚咚的鼓声深深地行礼,很像今天的谢幕。在舞到曲终之时,舞伎一般还须半袒其衣,故沈亚之的《柘枝舞赋》说:“差重锦之华衣, 俟终歌而薄袒。”除此之外,《柘枝舞》还很重视眼部表情。像沈亚之就在同一首赋中写道:“骛游思于情沓兮,注横波于秾睇。”刘禹锡的《观柘枝舞二首》中也有“曲尽回身处,层波犹注人”的诗句。这种眼神的运用,在现在西北少数民族的民间舞蹈中仍然保留着。 另外,张祜在《观杨瑷柘枝》 中“微动翠蛾抛旧态,缓遮檀口唱新词”的描写则又显示,舞妓在舞蹈的同时还兼须唱曲。不知这在其他的舞蹈中是否也是如此。总之,从唐人对《柘枝舞》描写的诸多诗文中我们可以看出,《柘枝舞》是边舞边唱,舞姿丰富,有蹈节振臂、振袖抛拂、翘袖、腾跃、跪、闪、回旋、偃卧以及扬眉动目等,这些姿态交错变化,令人眼花缭乱,充分体现了表演者高超的技巧。由此我们也不难发现,《柘在传入中原之后,曾在长安盛行一时,并流行全国,成为宴会之上非常受欢迎的节目。

唐代《柘枝舞》有一人单舞和二人对舞之别,二人对舞即为双柘枝。白居易和刘禹锡所描写的均应属一人单舞。张祜的《周员外席上观柘枝》诗又名《周员外出双舞柘枝妓》,所以诗中有“小娥双换舞衣裳”的描写,应属双柘枝无疑。

【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版权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分享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