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西安  >  历史文化
胡旋舞
发布时间:2020-10-10     作者:   来源:摘自《汉唐长安的乐舞与百戏》   分享到:

据《新唐书•西域传》记载,唐代曾在康国(今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一带)设置康居都督府。自开元(713- 741)初以后,康国及其附近的史国、米国等,都曾向唐朝宫里进献胡旋女。白居易的《胡旋女》一诗也说:“胡旋女,出康居”。可见,《胡旋舞》原本是西域康国等地富有民族特色的民间舞蹈。关于《胡旋舞》传入中国的时间,向达先生依据日本石田干之助的《胡旋舞小考》一 文,认为是在唐玄宗开元、天宝(742 -756) 时。而我认为不然。在前文中我们曾经谈到,在“十部乐”中有一部《康国乐》,其舞蹈由二人表演,“舞急转如风,俗谓之‘胡旋’”。《康国乐》中的舞蹈既名“胡旋”,又与《胡旋舞》同出一地,舞蹈的特点也相同,则《康国乐》中的舞蹈“胡旋”当即健舞中的《胡旋舞》。如果此说不谬,那么《胡旋舞》》传入中国的时间当同《康国乐》一样,应该是在南北朝时期的北周武帝时(560 一578)。

《胡旋舞》以出自西域少数民族地区、跳起来左旋右旋、急转如风而得名,唐代把它归在健舞类。元稹和白居易的《胡旋女》诗,对《胡旋舞》的舞姿均有极为生动的描写。诗中写道:“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摇转蓬舞。左旋右旋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万过其谁辨终始,四座安能分背面。”其意是说,胡旋女内心的跳动和手的舞姿,都无不和着弦鼓的节奏。随着弦鼓声音的响起,胡旋女轻举双袖,像雪花空中飘摇,像蓬草迎风飞舞,左旋右转,一点不感觉疲劳。也不知转了有多少圈,好像她不会停下来。其旋转的速度之快,世上没有什么东西堪与其比,就连奔驰的车轮和旋风都显得有些缓慢了。也正是因为旋转得快,以致四座的观众都无法分清她的背和脸了。这个舞蹈不仅要求动作轻盈,而且还要求旋转要快、要多,节奏还要鲜明,如果没有高超的技巧,看来是跳不成这种舞的。

除了文献记载,这种舞蹈在传世的敦煌壁画中更有着生动形象的描绘。像341窟(初唐)南壁“西方净土变”中的舞伎,长带绕身数匝,作快速旋转状,自然形成各种巧妙的“巾花”(图23)。220窟南壁“西方净土变”中,两舞伎的舞姿显示了中速的旋转,舞带的盘旋力度不及前幅。这些都为我们了解《胡旋舞》提供了具体形象的资料。

QQ截图20201010104130.png

图23  敦煌341窟舞伎

根据 《旧唐书•音乐志》和白居易、元稹《胡旋女》诗的记载,胡旋舞女所穿的大都是用软料子做的很合身的衣服,上身是绯红的袄子,锦领锦袖,下着绿绫浑裆裤,红皮靴。伴奏的乐器以鼓为主,有笛二支,正鼓、和鼓和铜钹各一个,可能还有琵琶等乐器。

《胡旋舞》以独舞、双人舞为常见,也有三四人舞的。舞蹈者多为女子,后来也有男子跳的。白居易的《胡旋女》一诗中就提到,唐玄宗时的著名人物杨贵妃和安禄山都很擅长此舞。而且诗中还说,天宝(742 -756)末年,长安人人学旋转,舞《胡旋》成了一时风尚,大约有五十年的时间盛行不衰。可见其影响之深。

现在,新疆一带维吾尔、乌孜别克族的民间舞蹈,仍保留着急速旋转的特点,伴奏也以鼓为主,这些都显示出其传统的悠久。由他们现在的舞蹈,均可推想唐代《胡旋舞》的面貌。

此外,《新唐书•礼乐志》曾说:“《胡旋舞》,舞者立球上,旋转如风。”段安节的《乐府杂录》也提到《胡旋舞》在一个小圆球上舞蹈,纵横腾踏,两足始终不离开球,舞得相当精妙。这种在球上跳的《胡旋舞》,明显像是在耍杂技,与唐人封演《封氏闻见记》中所说的踩球戏应为一类。不过,宋本《太平御览》卷五六七所引《乐府杂录》却说是在一个小圆毯子上舞。在地毯上舞,是西北少数民族的习惯,敦煌唐“经变画”中的舞人,也大都在毯子上舞,所以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版权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分享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