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西安  >  历史文化
健舞和软舞
发布时间:2020-09-10     作者:耿占军 杨文秀   来源:摘自《汉唐长安的乐舞与百戏》   分享到:

乐、舞本是相连的,所谓“舞者,乐之容也”。大凡比较完备的音乐,都是有舞蹈的,像前述的“十部乐”、坐部伎和立部伎就是如此。而作为舞蹈,就更离不开音乐的伴奏了。而且随着音乐的发展,舞蹈自然也就逐渐繁荣起来。除了前述的“十部乐”、坐部伎和立部伎这些大型的乐舞,在唐代长安的燕乐之中还有一些比较著名的小型的娱乐性舞蹈,这就是通常所说的由教坊演出的健舞和软舞。

我国古代把舞分为文舞和武舞,健舞和软舞的名称从唐代才开始出现,是依舞蹈的性质和形态来分的。大凡动作比较爽朗快捷刚健的,称之为“健舞”;动作比较舒徐安祥温婉,而表情比较细腻的,便叫做“软舞”。这两类不同性质的舞蹈,在敦煌壁画中即有形象地显现。如安西榆林25窟(中唐)南壁“西方净土变”打楷鼓独舞的舞伎,手指脚趾用力屈张(图19); 197窟(中唐)南壁经变画中那种上身及腹部全裸、右脚趾翘起的舞姿(图20),这些都应属于健舞类。而12窟(晚唐)“天请问经变”中的舞伎,右臂屈肘,手下垂,左手握带,飘带线条柔和,级缓下垂,以白居易诗句“小垂手后柳无力,斜曳裾时云欲生”来形容,可说恰到好处(图21);180窟(盛唐)南壁“东方药师变”下部舞伎,双腿跪在“舞筵”(小圆毯子)上,两手轻拈长带(图22), 这些则应该属于软舞类。这些珍贵的壁画,无疑为我们了解唐代的健舞和软舞提供了具体形象的资料。

微信截图_20200910143213.png

图19 榆林25窟独舞                       图20  敦煌197窟健舞

微信截图_20200910143401.png

图21  敦煌12窟软舞                              敦煌180窟舞伎

关于健舞和软舞所包含的舞蹈,唐人崔令钦的《教坊记》和段安节的《乐府杂录》均有记载。《教坊记》 中所载健舞有《阿辽》(柘枝》《黄獐》《拂林》《大渭州》和《达摩支》;软舞有《垂手罗》《回波乐》《兰陵王》《春莺啭》《半社渠》《借席》和《乌夜啼》。《乐府杂录》中所载健舞有《棱大》(阿连》《柘枝》《剑器》《胡旋》和《胡腾》;软舞有《凉州》《绿腰》《苏合香》《屈柘》《团圆旋》和《甘州》。二书所载差异甚为悬殊。段安节在《乐府杂录●序》中曾说自己“幼少即好音律,故得粗晓宫商。亦以闻见数多,稍能记忆。尝见《教坊记》亦未周详,以耳目所接,编成《乐府杂录》一卷”。可见,《教坊记》成书当在《乐府杂录》之前。由于《教坊记》所载不够详备,所以,段安节就依据自己的见闻,写成《乐府杂录》一卷,可能旨在弥补《教坊记》的不足。这样看来,我们就不难理解《教坊记》和《乐府杂录》所记载的健舞和软舞为什么会相差那么悬殊了。尽管如此,还有像《杨柳枝》这样的健舞或者软舞未被二书记载下来。

健舞和软舞多半是单人舞;健舞由少数民族地区和国外传来的比较多,软舞则由汉族自己创作的比较多。它们一般都由教坊来负责平时的训练和宫廷庆典、节令聚会以及其他不时宴饮时的演出。尽管它们的演出规模一般都比较小,但节目小而巧,小而精彩,所以在娱乐性和技巧方面,不仅要胜过“九部乐” 和“十部乐”,而且也要胜过坐部伎和立部伎。

健舞和软舞最初好像分得很清楚,但随着新创作的舞蹈不断增加,有些就难于归类,久而久之也就不提了。

另外,据段安节的《乐府杂录》记载,唐代的舞蹈共有五大类,除了上述健舞和软舞外,还有花舞、字舞和马舞。所谓花舞,即表演者身着绿衣,仰身倒地合成花字(形)。字舞,即表演者俯身于地,布成文字。像上文谈到的《圣寿乐》,就属于字舞。马舞,即由马在人的指挥下,和着音乐的节奏进行舞蹈表演,实际上应列入杂技中的驯兽技一类。 唐代舞蹈的五大类,实际上并非是按照同一原则进行的科学分类,其间多有交错和不合理之处,在此我们除了对健舞和软舞详加介绍之外,其他的就不多谈了。

【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版权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分享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