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西安  >  历史文化
坐部伎和立部伎
发布时间:2020-08-21     作者:耿占军 杨文秀   来源:摘自《汉唐长安的乐舞与百戏》   分享到:

唐高宗以后,“十部乐”逐渐成为单纯的仪式音乐,仅在重要的宴会上演出。与此同时,长安的宫廷乐舞以中原汉族乐舞为基础,进一步吸收、融合了国内各民族和外国乐舞的精华,又创造出了新的乐舞节目,逐渐形成了风格各异、精彩纷呈的坐部伎和立部伎。

所谓坐部伎和立部伎,就是根据演出的要求,在堂上坐着演奏的叫坐部伎,在堂下站立着演奏的叫立部伎。此外,二者的演出水平也有优劣之分。“太常阅坐部,不可教者隶立部,又不可教者,乃习雅乐。”白居易的《立部伎》诗也说“太常部伎有等级,堂上者坐堂下立。堂上坐部笙歌清,堂下立部鼓笛鸣。笙歌一声众侧耳,鼓笛万曲无人听。立部贱,坐部贵,坐部退为立部伎……立部又退何所任,始就乐悬操雅音。”可见,坐部伎的演出水平明显要高于立部伎,而立部伎的演出水平又明显要高于宫廷雅乐。这也就反映出当时朝廷对燕乐的重视。

关于坐部伎和立部伎最初设立的时间,史书没有明文记载。1973年,考古工作者在陕西三原发掘唐淮安靖王李寿的墓时,在墓内石椁内壁发现了三幅石刻线画乐舞图,图中舞伎两两相对起舞,乐伎手持乐器,呈跽坐、站立两种演奏姿态,十分生动(图15、图16、图17)。发掘简报及一些学 者据此认为,唐贞观四年(630 年)已有坐、立部乐,并进而推断坐、立部伎形成在武德元年(618年)至贞观四年(630年)之间,图中乐伎演奏的是著名的《龟兹乐》。对此,晏新志根据史籍中有关唐代坐、立部伎乐舞的特征、创作时间和表演形式的记载,并结合现有出土文物中的乐舞资料,不仅否定了李寿墓线刻图中乐伎演奏的是《龟兹乐》,而且也否定了坐部伎和立部伎形成于武德元年(618年) 至贞观四年(630年) 之间的说法。他认为,李寿墓线刻乐舞图表现的并非坐部伎和立部伎乐舞,而是属于高官显贵所蓄女乐在私宅表演时所自然采用的一种演奏姿态;唐代宫廷中的坐部伎和立部伎乐舞有一个自然的形成发展过程,其初具规模和体系当在唐高宗时期,至唐玄宗时期趋于完备。结合历史文献的有关记载,我以为晏新志的说法是正确的。据《唐会要》卷三二的记载,在唐高宗仪凤二年(677年)十一月太常少卿韦万石的奏章中,曾经提到:“立部伎内《破阵乐》五十二遍……立部伎内《庆善乐》七遍……《上元舞》二十九遍……”显示了在唐高宗时立部伎应当已初具规模和体系。立部伎既已如此,则坐部伎也不应例外。另据《旧唐书音乐志》记载:“则天、中宗之代,大增造坐、立诸舞,寻以废寝。”这说明在武则天和中宗当政之时,坐、立部伎仍处于发展变化之中,尚未完全固定下来。一直到了唐玄宗时期,朝廷才又重新整理和恢复前代的传统节目,并创制了新的节目,确定为十四部,并将其严格区分为坐部伎和立部伎,作为演出时必须遵守的制度。至此,坐部伎和立部伎才最终趋于完备,其中的节目也才最终固定下来。

微信图片_20200821101624.jpg

图15 唐李寿墓舞伎图

微信图片_20200821101603.jpg

图16 唐李寿墓坐姿奏乐图

image.png

图17 唐李寿墓立姿奏乐图

(一)立部伎

据《旧唐书•音乐志》等书的记载,立部伎乐舞共有八部,即《安乐》《太平乐》《破阵乐》《庆善乐》《大定乐》《上元乐》《圣寿乐》和《光圣乐》。

在以上立部伎的八部乐舞当中,只有《庆善乐》采用了西凉音乐,最为安徐娴雅;其余各部皆擂大鼓,杂以龟兹音乐,声振百里,动荡山谷,气势宏伟,充分体现了盛唐气象。另外,《破阵乐》《上元乐》《庆善乐》都曾变易衣冠,合之钟磐,列入雅乐,以供郊庙祭祀时演奏。自武则天以周代唐,此礼也就有名而无实了。

(二)坐部伎

据《旧唐书•音乐志》等书的记载,坐部伎乐舞共有六部,即《燕乐》《长寿乐》《天授乐》《鸟歌万岁乐》《龙池乐>和《小破阵乐》。

在坐部伎的六部乐舞中,《龙池乐》用的是中原汉族传统的雅乐,舞蹈者脚穿的是履,因而显得比较安徐娴雅;《长寿乐》《天授乐》《鸟歌万岁乐》和《破阵乐》则都使用的是龟兹音乐,舞蹈者脚穿的是靴,因而显得比较活泼,节奏明快;至于《燕乐》,本是贞观时协律郎张文收仿汉武帝时的先例创作而成的,故它所采用的音乐应以汉族传统的音乐为主,但在当时周边少数民族和外国乐舞盛行的情况之下,它也难免不会受到外来音乐的影响。

贞观(627-649) 时的“十部乐”,不仅是大部分采自周边各少数民族和外国的乐舞,而且更多的则是由西域传来的。如果说唐朝初期对于外来乐舞尚处于初期的引进阶段,那么“十部乐”中的外来乐舞皆以国名或者地名来作为乐部的名称,就是最直接、最明白不过的说明了。在此之后,长安的艺术家们在音乐舞蹈的创作与实践当中,对于外来的乐舞就不再仅仅是停留在初期的直接引进阶段了,而是逐渐进入了消化吸收或者说是吸收融化阶段。这应该是音乐舞蹈艺术发展的一般规律。所以,在唐代中期趋于完备的坐部伎和立部伎的各部乐舞之中,虽然多数乐舞采用了龟兹音乐,少数乐舞采用了西凉音乐(见表四),但它们均已不再以国名或者地名来作为乐部的名称,而是因事而立乐名。而且经过艺术家们对各种乐舞借鉴之后的重新创作和加工整理,我们已经很难说某部乐舞就是纯粹的龟兹乐舞、西凉乐舞或是汉族传统乐舞,它们已经成为以某一种音乐为主、多种音乐成分并存的融合型乐舞了。比如《安乐》,就是既具有龟兹音乐的特点,民族——鲜卑族舞蹈的风貌。再如《上元乐》,虽然含有大量龟兹音乐的成分,但它的舞蹈和乐名却又同时富有汉族宗教——道教的色彩。诸如此类的情况,在坐部伎和立部伎的各部乐舞中是普遍存在的。

微信图片_20200821102122.jpg 

表四 坐部伎、立部伎各部乐舞用乐情况一览表

坐部伎和立部伎乐舞一般在国家宴享朝会和重大节日时演出。立部伎的演出,人数多,规模大,有气派,可以烘托气氛;而坐部伎的演出,则人数少,规模小,但节目比较幽雅典丽,艺术性较强,而且训练、表演灵活方便。由此很容易使我们想起敦煌莫高窟“经变画”的一些乐舞场面。像220窟北壁“东方药师净土变”中间舞伎四人一铺的经变画,画面中央是灯楼一座,左右各有舞伎二人,外侧各有灯树一株,更向外分列乐队,左十五人,右十三人(图18)。辉煌灿烂的场面,仿佛唐代元宵灯节的宫廷歌舞。

坐部伎和立部伎的乐舞共计十四部,由于它们包括的节目多,表演时间长,所以,不像“九部乐”“十部乐”每次都要从头到尾表演一遍,而是由太常寺在头一天把节目单送到宫中,由皇帝批点,每一回只演出其中的几部。演出的次序是先奏坐部伎,再奏立部伎,然而才是舞马和散乐百戏的表演。而本来是重要节目的外来乐舞,至此已被新的融合型的乐舞所替代了。节目当中,既有摆排场的仪式,也有专为娱乐的、较为典雅耐看的。在娱乐性和技巧方面,坐部伎和立部伎乐舞较之“九部乐”“十部乐”要更胜一筹,但还赶不上教坊演出的健舞和软舞。

历经“安史之乱”,宫廷乐舞散遗的现象还是比较严重的。到唐代宗(763- 779年在位)和唐德宗(780- 804年在位) 时代,虽仍有坐部伎和立部伎的演出,但已不像唐玄宗时那么完整了,可以说是近于尾声了。特别是到了后来,杂戏也被归在立部伎中。白居易的《立部伎》诗在谈到这种情况时说:“立部伎,鼓笛喧。舞双剑,跳七丸;袅巨索,掉长竿……坐部退为立部伎,击鼓吹笙和杂戏。”这应该是后来的变迁,不能认为立部伎原来都是杂技节目。

微信图片_20200821101612.jpg

敦煌220窟“东方药师净土变”乐舞场面

【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版权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分享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