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西安  >  历史文化
十部乐
发布时间:2020-08-10     作者:耿占军 杨文秀   来源:摘自《汉唐长安的乐舞与百戏》   分享到:

南北朝是一个战乱动荡的时代,汉族的政治中心转移到了江南,周边各少数民族大量涌入中原地区。伴随着民族的大迁徙和文化的频繁交流,大量兄弟民族及外国的乐舞传入中原。隋朝统一全国后,集中整理了魏晋及南朝盛行的《清商乐》和南北朝时期传入中原的周边各民族乐舞,于隋文帝开皇

南北朝是一个战乱动荡的时代,汉族的政治中心转移到了江南,周边各少数民族大量涌入中原地区。伴随着民族的大迁徙和文化的频繁交流,大量兄弟民族及外国的乐舞传入中原。隋朝统一全国后,集中整理了魏晋及南朝盛行的《清商乐》和南北朝时期传入中原的周边各民族乐舞,于隋文帝开皇(581 -600)初年确定下了宫廷燕乐所用的“七部乐”,即《国伎》《清商伎》《高丽伎》《天竺伎》《安国伎》《龟兹伎》和《文康伎》(又名《礼毕》);同时,燕乐中还杂有疏勒、扶南、康国、百济、突厥、新罗、倭国等伎乐舞以及《鞞舞》《铎舞》《拂舞》和《巾舞》(即《公莫舞》)等。到了隋炀帝大业(605 -618)年间,又在七部乐的基础上增加了《康国乐》和《疏勒乐》,并将《国伎》改名为《西凉乐》,从而确定了隋代燕乐所用的“九部乐”。

微信图片_20200810102222.jpg

唐朝建立初期,因时局未定,无暇改作,所以在高祖武德(618- 626)初年,依然采用隋朝旧制,宫廷燕乐用“九部乐”,乐工、舞人没有什么变化。及至唐太宗继位之后,始去掉《礼毕》,又于贞观十四年(640年) 创制《燕乐》,并列为诸乐之首。同年,唐太宗平定高昌(今新疆吐鲁番),尽收其乐舞。贞观十六年(642年)十一月,唐太宗在设宴招待百僚之时,加奏《高昌乐》。至此,唐代燕乐所用之“十部乐”才最终确定下来。

据《旧唐书•职官志》记载“太乐署……凡大宴会,则设十部伎。”显然,“十部乐”的排练和演奏是由太乐署负责管理的。虽然“十部乐”至贞观十六年已得以最后确立,但观唐史所载,皇帝于宫廷之中大宴群臣,所奏乐舞却常为“九部乐”,而不是“十部乐”。看来,“十部乐”在确立之后被演奏的机会并不是很多的,在宫廷宴会上经常演奏的可能还是贞观十四年所确定的“九部乐”。但不管是“九部乐”还是“十部乐”,它们在演出时都须整套地从头至尾进行表演;而且,每部乐舞的演出制度,如舞者人数、服饰,乐人服饰、人数、所用乐器,以及哪一部乐采用哪些舞曲、歌曲、解曲等,都有相应的规定。

唐代宫廷设置“十部乐”的目的,一方面当然是为了统治者娱乐,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显示国家的强大与兴盛,而这二方面的作用还应该更为重要一些。从这些乐部属于太常寺而不属于教坊,就更加说明它们的政治作用要大于娱乐作用,礼仪性要重于表演性。

在“十部乐”中,除了《燕乐》和《清乐》外,其他的八部都是周边兄弟民族和外国乐舞。就此而言,周边兄弟民族和外国的乐舞似乎远远超过了汉族传统的和新创作的乐舞。但我们如果细加分析,情况却并非如此。作为汉族传统乐舞的《清乐》,在武则天当政之时,宫廷中虽已部分失传,但仍保存了六十三曲;而其他八部兄弟民族和外国乐舞合起来也还不到五十曲,根本无法与《清乐》相比。因此,在乐部的安排上,《燕乐》和《清乐》虽只占到“十部乐”的五分之一,但它所包括的节目却是相当丰富的,已经超过了其他的八部兄弟民族和外国的乐舞;而且在乐部的安排和演出的先后顺序上,《燕乐》位列诸乐之首,《清乐》紧随其后,这也是其他的八部兄弟民族和外国乐舞所无法相比的。所以,汉族乐舞尽管在“十部乐”中只占两部,但它仍在其中占有重要的位置。虽然如此,周边兄弟民族和外国的乐舞能在唐代宫廷的“十部乐”中占到八部,这在中国音乐史上是值得人们大加称道的。这种情形的出现,应当归功于魏晋南北朝以来的民族大迁徙和民族大融合,应当归功于当时频繁的文化交流。而唐代盛行的开放风气,则使唐人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摆脱封建正统思想的束缚,以其博大的胸怀、恢弘的气度去拥抱世界,广泛接受外来文化,当然也包括外来的乐舞。兄弟民族和外国乐舞的大量传入及其与中原汉族乐舞的相互影响、相互融合,这正是唐代乐舞发达之所在。

“十部乐”虽用于宫廷宴享、典礼,但其中所包括的节目,却大都来自民间,原是各地的民间乐舞,且在“十部乐”中仍多以地名、国名作为乐部名称,因而保存了相当浓厚的民族色彩和地方色彩。

唐朝前期,兄弟民族和外国乐舞大都以本来面貌汇聚中原,汇聚国都长安,是各种乐舞开始逐渐相互吸收融化的阶段,而“九部乐” “十部乐”就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种乐舞发展的总趋势。

【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版权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分享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