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西安  >  历史文化
汉代长安俗乐的昌盛与四方乐舞的汇聚
发布时间:2020-07-15     作者:耿占军 杨文秀   来源:摘自《汉唐长安的乐舞与百戏》   分享到:

汉代长安俗乐的昌盛,除了表现在上述主要掌管俗乐的庞大的乐府机构的设置和乐舞表演形式的多样化上,另一方面还表现在乐舞表演的普及、规模的宏大和对四方乐舞的广泛吸纳上, 而这一切都无不与统治者的大力倡导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汉代长安的俗乐表演是很普及的,君主、贵族官僚、文士、百姓都爱好俗乐, 俗乐在当时风靡于整个社会。

我们知道,汉代有一首非常有名的歌曲,叫《大风歌》,那是西汉王朝的开国君主汉高祖刘邦创作并演唱的。据《西京杂记》记载,汉高祖还经常“拥(戚)夫人倚瑟而弦歌”。而汉文帝有次到霸陵去,也曾让慎夫人鼓瑟,他“自倚瑟而歌”。 显示其不仅爱好俗乐,还能亲自表演。又如汉元帝,《汉书·元帝纪》称其“多才艺,善史书;鼓琴瑟,吹洞箫,自度曲,被歌声,分刌节度,穷极幼眇”。显然又超越了他的先祖。除了这些君主,就是他们的嫔妃中也多有能歌善舞之人。如据《西京杂记》记载,汉高祖的妃子戚夫人“善鼓瑟击筑”,“善为翘袖折腰之舞,歌《出塞》《入塞》《望归》之曲。”在她的影响下,那些侍候她的宫女们也都能演唱这些歌曲,大家“齐首高唱,声人云霄”。至于汉武帝的妃子李夫人和汉成帝的妃子赵飞燕则更是以“妙丽善舞”而著称于世中。而为了满足最高统治者欣赏乐舞的需要,不仅宫廷里面有众多能歌善舞的嫔妃宫女,而且在上林苑中还设置了主要掌管俗乐的专门机构——乐府。所以,《汉书·礼乐志》在谈到这种情况时曾说到:“内有掖庭材人,外有上林乐府,皆以郑声施于朝廷。”这里所谓的“郑声”,实际上就指的是俗乐而言。从这些记载中我们不难看出,俗乐在西汉长安的宫廷内外都还是非常盛行的。再若谈及俗乐的规模,那同样是非常盛大的。根据《汉书·礼乐志》的记载,在西汉末年汉哀帝撤罢乐府之时,乐府中的专业人员已达到八百二十九人,其规模之盛况由此可见一斑。至于俗乐的表演,其规模就更大了。据司马相如的《上林赋》记载,天子在游猎疲劳之后,就在高台之上摆起酒宴,在深院大屋之中陈设音乐:“撞千石之钟,立万石之簴,建翠华之旗,树灵鼍之鼓。奏陶唐氏之舞,听葛天氏之歌,千人唱,万人和,山陵为之震动,川谷为之荡波。《巴俞》、宋、蔡,淮南《于遮》,文成、颠歌,族举递奏,金鼓迭起,铿枪铛䶀,洞心骇耳。荆、吴、郑、卫之声,《韶》《濩》《武》《象》之乐,阴淫案衍之音,鄢郢缤纷,《激楚》结风,俳优侏儒,狄鞮之倡,所以娱耳目而乐心意者,丽靡烂漫于前,靡曼美色于后。”充分显示了西汉皇室俗乐演奏的精彩绝伦和规模的无与伦比,也展示了西汉王朝文化的繁荣和国力的强盛。

常言道:上有所好,下必效之。在统治者的大力倡导下,汉代长安民间的俗乐表演也得以广泛流行。

前文我们曾经谈到,汉代长安的民歌演唱还是比较盛行的:尤其是从汉武帝“立乐府而采歌谣”之后,长安城中遂“有代赵之讴,秦楚之风””。仅据《汉书·艺文志》的记载,被乐府收录传唱于长安地区的各地民歌就有一百三十八篇。而能够表演俗乐的,除了专业的乐舞艺人,一般的文士、官僚、百姓乃至纠纠武夫也多能为之。像绛侯周勃,原来就常给人家吹箫办丧事。汉武帝(前140-前87年在位)时的田蚡也尝自谓“好音乐”“爱倡、优”。就是大将李陵也一样能歌能舞,显示了汉代长安俗乐表演的普及。

随着俗乐的日渐兴盛, 一些权贵、富有之家还养成了蓄养女乐、倡优以取乐的习惯。汉宣帝(前73-前49年在位)时的桓宽就曾谈到:“往者民间酒会,各以党俗,弹筝鼓缶而已,无要妙之音,变羽之转。今富者钟鼓五乐,歌儿数曹;中者鸣竽调瑟,郑舞赵讴。”汉元帝(前48-前33年在位)时,贡禹在奏章中也称:“今……”豪富权贵畜歌者至数十人。”因汉成帝(前32-前7年在位)时,丞相张禹习知音声,后堂丝竹管弦齐备。他的学生戴崇每次去问候他,他总要将戴崇带到后堂,“置酒设乐与弟子相娱”,“妇女相对,优人管弦铿锵极乐,昏夜乃罢”。而成帝的五个舅父,则更是在家中“罗钟磬,舞郑女,作倡优”,盛极一时。以至于贵戚五候、定陵、富平外威之家“淫侈过度,至与人主争女乐。”这既反映了当时长安俗乐的繁荣情况,同时也是豪富权贵之辈生活奢侈的真实体现。

据《宋书·乐志》记载:“前世乐饮,酒酣,必起自舞。……魏、晋已来,尤重以舞相属,所属者代起舞,犹若饮酒以杯相属也。”其实,这种风俗汉代已经形成。据《史记·魏其武安候列传》记载,有次魏其侯窦婴、武安侯田蚡和灌夫等人在一起饮酒,等到喝酒喝得高兴之时,灌夫起身舞蹈,舞完了就传属给田蚡。显示出当时酒席上宾主起舞、互相传属的风气业已形成。

汉代民间俗乐的繁荣情况除了文献的记载以外,在以往的考古发据中也多有显现。1965 年8月,咸阳杨家湾大队的社员在平整土地时,在一座汉墓南面的随葬坑内发现了大批的彩绘陶俑,其中有些即作出跳舞、奏乐、指挥等不同的姿态。其时间约相当于西汉文帝、景帝时期(前179-前141)。1994年,江苏徐州西汉宛朐侯刘埶墓出土一件人物镜,在其中的一组人物画像中,一人坐着弹琴,一人举手作击节状,亦为坐姿,另一人拱手而立听琴。此墓的下葬年代,学者定在汉景帝三年(前154年)。1987 年,四川彭山县在文物普查中,在江口镇汉岩墓中及灵石乡汉砖室墓中收得一批画像砖, 其中有一块宴饮观舞画像砖, 画面为方形庭院,在院上部的一个大厅内、有四个着冠服者跟坐于席:左角一人,怀抱琵琶,作跪奏状;院中四人,一人正踏着鼓点,两人起舞,又一人作倒卧状。前些年,河南的考古工作者在南阳地区的南阳县、唐河县以及邓县等地发掘了许多重要的汉画像石墓,其中就不乏鼓舞、长袖舞、盘舞这样的画面中。尽管这些出土文物并不尽是在西安周围发现的,但却无不皆是当时社会生活的真实反映;而长安作为西汉王朝的国都和政治、文化的中心,乐舞的流行情况自当胜出其他各地。所以,就此而言,这些出土文物都为我们了解汉代长安乐舞的盛况提供了生动形象的实物资料。

《汉书·艺文志》中曾经写到:“自孝武立乐府而采歌谣,于是有代、赵之讴,秦、楚之风”。其实,当时传入长安的又何止是代、赵、秦、楚等地的民歌,国内其他各地乃至周边各族、甚至更为遥远地区的民族、民间乐舞,也在这一时期纷纷传入长安,它们共同促成了汉代长安俗乐的繁荣。

如前所述,赵指今山西中部、河北南部一带,代指今山西北部一带,秦指今陕西一带,楚指今湖北、湖南、江西、江苏、浙江和河南南部等地。而在《汉书·艺文志》所收录的一百三十八篇各地的乐府民歌中,所提到的地方还有吴(治今江苏苏州)、汝南(治今河南上蔡西南)、燕(治今北京城西南隅,辖今河北北部和辽宁西端)、雁门(治今山西右玉南,辖今山西北部和内蒙南部的一些地方)、 云中(治今内蒙古托克托东北)、陇西(治今甘肃临洮南)、邯郸、河间(治今河北献县东南)、齐(今山东泰山以北地区)、郑(今河南新郑一带)、淮南(治今安徽寿县)、左冯翊(治今陕西西安西北)、京兆尹(治今陕西西安西北)、河东(治今山西夏县西北)、蒲反(治今山西永济西蒲州)、雒阳(今河南洛阳白马寺东洛水北岸)、河南(治今河南洛阳东北)、南郡(治今湖北江陵)等地。故所谓的“代、赵之讴,秦、楚之风”,实际上是概括了西汉疆域内东、西、南、北各个地方的民歌,而且这些民歌在当时均已传入到长安的乐府乃至民间了。

除了各地的民歌之外,国内其他地方乃至周边以及更为逼远国度的其他形式的乐舞,也在这时纷纷传入长安。像前文我们提到的司马相如的《上林赋》中,除了所谓的“荆、吴、郑、卫之声”等各地的民歌之外,还有传自今四川阆中的西南少数民族夷人的一种民间集体舞——《巴俞舞》;有传自今云南东部滇池的西南夷歌曲——““颠歌” (“颠”即“滇”), 以及被称做“西戎乐”的“狄鞮”,它们均属于少数民族的乐舞。另据《西京杂记》记载,源自今新疆和田一带的《于阗乐》,在西汉长安的宫廷之中也已开始为人演奏。宋代沈辽的《龟兹舞》诗也曾说:“龟兹舞,龟兹舞,始自汉时入乐府。”可见,源自今新疆库车一带的龟兹舞自西汉时起就已传入长安,并对中原乐舞产生了重要影响。当然,西域乐舞的不断传入,与汉武帝时张騫开通与西域的交通是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的。但西域乐舞传入长安可能并非始于张骞出使西域。因为根据《西京杂记》的记载,《于阗乐》在长安宫中演奏的情况是由汉高祖戚夫人的侍儿贾佩兰所说。如果此说不误,那么西域乐舞至迟在西汉初年可能即已传入长安了。

根据前文所述,鼓吹乐的兴起最初是受了北方少数民族音乐的影响;而其中的横吹,则是由张骞从西域传入长安的,其最初的曲调是根据源自今欧洲巴尔干半岛中南部的古代马其顿帝国的乐曲《摩诃兜勒》改编而成。随着西城和其他边疆地区乐舞的不断传入,具有浓郁少数民族特色的乐器如箜篌,羌笛、胡笳、胡角、筚篥、琵琶、胡琴等“殊方异物,四面而至”,加入了长安乐队的行列,从而为长安乐舞的发展注入了新鲜的血液,促进了长安俗乐的兴盛。

汉室起于西楚,其后建都关中,所以具有浓厚的楚、秦地方风格的民间乐舞,在汉代长安的俗乐中是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的。比如在相和五调当中,就专门有一个楚调。而平、清、瑟、楚四调乐器中皆有筝,《宋书·乐志一》称:“筝,秦声也”。它们与其他各地的民间乐舞一道,共同促成了汉代长安俗乐的兴盛。
当然,汉代长安俗乐的兴盛也并非始终如一。在汉代初年,由于长期战乱的影响,经济凋敝,作为上层建筑中的乐舞艺术,自然也就难得兴盛。不过,经过汉初几朝的休养生息,西汉的国力逐渐强盛起来,尤其自汉武帝创立乐府之后,长安的俗乐遂得以迅速发展。据《汉书·礼乐志》记载,汉武帝(前140-前87年在位)之时,宫廷里面有掖庭材人,宫廷外面有上林乐府,都把俗乐在朝廷进行表演。到了成帝(前32-前7年在位)年间,俗乐尤其流行。宫廷出名的乐工丙强、景武这类人富有得显赫一时,贵族外戚如王凤、淳于长、张放这些皇亲国戚之家,荒淫奢侈过度,甚至同皇帝争夺女乐。至汉哀帝(前6-前1年在位)之时,虽然撤消了乐府这个机构,但老百姓习惯于这样的日子已经长久,朝廷又不制定雅乐来改变这种风气,所以,一直到西汉王朝结束,俗乐在长安都还是比较兴盛的。

【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版权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分享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