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西安  >  历史文化
鼓吹乐
发布时间:2020-05-26     作者:耿占军 杨文秀   来源:摘自《汉唐长安的乐舞与百戏》   分享到:

鼓吹乐兴起于汉代,是一种以击乐器鼓和管乐器排箫、横笛、笳、角等合奏的音乐,很多时候也有歌唱。

据《汉书•叙传》记载,在秦始皇末年,有一个名叫班壹的人,因避乱而逃到了楼烦(今山西西北部静乐县南),靠经营畜牧业而成了边地的富豪。汉朝初年时,他在北边汉族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往来游猎,在他的游猎队伍中,开始使用了鼓吹。这是关于鼓吹的最早记载。当时,它用鼓、角、笳一起演奏。《晋书•乐志下》就说:“胡角者,本以应胡笳之声,后渐用之横吹。”角和笳这两种吹乐器与畜牧生活可能有密切的联系,都是具有特色的少数民族乐器。如此说来,鼓吹乐的兴起确是受了北方少数民族音乐的影响。

鼓吹乐被宫廷采用后,用于军队、仪仗和宴乐之中,并逐渐依所用乐器和应用场合的不同,区分为鼓吹与横吹两类。《乐府诗集》卷二一“横吹曲辞” 题解说:“横吹曲,其始亦谓之鼓吹,马上奏之,盖军中之乐也。……  其后分为两部:有萧、笳者为鼓吹,用之朝会道路,亦以给赐,汉武帝时南越七郡皆给鼓吹是也;有鼓、角者为横吹,用之军中,马上所奏者是也。…… 横吹有双角,即胡乐也。汉博望侯张骞入西域,传其法于西京,唯得《摩诃兜勒》一曲。 李延年因胡曲更造新声二十八解,乘舆以为武乐。”由此看来,鼓吹是以鼓、萧、笳为主要乐器,主要用于朝会宴乐和道路仪仗,也用以赏赐臣下;横吹则以鼓、角、横笛为主要乐器,是一种军乐,于马上演奏。横吹的兴起当是在汉武帝时,其最初的曲调是由音乐家李延年根据张骞从西域带回的《摩诃兜勒》乐曲改写而成。据有关学者研究,“摩诃兜勒" 实际上就是“Μακεδόνες " 的音译,希腊文“Μακεδόνες"本身就有“马其顿、马其顿人”的意思。而马其顿则是位于欧洲巴尔干半岛中南部地区的古代帝国。当年张骞出使西域,曾在被马其顿政权征服的大夏国(今阿富汗北部兴都库什山与阿姆河上游之间)逗留一年多,尽管当时正值大夏马其顿政权被大月氏推翻不久,但张骞从大夏的马其顿人或其他人那里学得《摩诃兜勒》一曲(即马其顿歌曲一首)是很正常的事。所以,横吹的兴起应是受了西域音乐的影响,而且这种影响还远及欧洲的巴尔干。李延年根据《摩诃兜勒》创作的新声二十八解,到魏晋之时尚存十曲,即:《黄鹄》《陇头》《出关》《入关》《出塞》《入塞》《折杨柳》《黄覃子》《赤之杨》《望行人》

但是,鼓吹和横吹的区分,在悠长的历史中,相对地说来,是暂时的。 因为,在鼓吹乐发展的过程中,各种乐器在乐队中间如何相互配合,以及同一乐种具体应用于哪些场合,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所以,越到后来,这种区分就越见得不适当,而初期应用的鼓吹这一名称, 则被保存下来,成为不断变迁中性质相近的多类音乐的概括名称。至于各个时期因着鼓吹乐在不同场合的应用和乐队的不同配备形式而引起的鼓吹乐内部属类名称的变异,则仍然是多样的。除过鼓吹、横吹之外,汉代的鼓吹乐还有黄门鼓吹、骑吹、短箫铙歌等的属类名称。

《乐府诗集》卷一六“鼓吹曲辞”题解引崔豹《古今注》兑:“汉乐有黄门鼓吹,天子所以宴乐群臣也。”同时,该书又引《西京杂记》说:“汉大驾祠甘泉汾阴,备千乘万骑,有黄门前后部鼓吹。”由这些记载看来,这里所谓的“黄门鼓吹”实际上就是前文所说的鼓吹乐。而所谓“黄门”者,据《后汉书百官•志注补》引董巴《舆服志》载:“禁门曰黄闼,中人主之,故号曰黄门令。”所以,所谓黄门,实即宫禁之门也。当时的鼓吹乐当即设置于宫禁之内,归黄门令统辖,故称“黄门鼓吹”。关于这一点,史籍也有明确的记载。卫宏《汉旧仪》(《平津馆丛书》本)云:“黄门令,领黄门、谒者、骑吹。”骑吹系鼓吹的一种(详下)。另据《后汉书•卫宏传》:“宏作《汉旧仪》四卷,以载西京旧事。”这说明前汉的鼓吹乐确是由黄门令统管的。至于黄门鼓吹乐的始设时间,史无明文。据王运熙先生的推测,可能始于汉武帝”。《汉书•史丹传》 曾谈到,建明年间(前38-的34), 汉元帝有病,不能亲自过问政事,留意于音乐。有时把鼙鼓放在宫殿外面,元帝自己站在宫殿的走廊上,把钢丸丢下去击鼓。史丹在进谏时说到:“若乃器人于丝竹鼓鼙之间,则是陈惠、李微高于匡衡,可相国也。”服虔说:陈惠、李微“皆黄门鼓吹也”。服虔虽为后汉人,但黄门鼓吹之名,料必前汉已有,所以这样解释。黄门鼓吹乐人同乐府所习既同为俗乐,因此其乐工当也互相沟通。像《汉书•张汤传》提到的“乐府音监景武”,《汉书•礼乐志》即称其为“黄门名倡”。黄门、乐府二者关系密切,由此可见。故哀帝罢乐府,也并及黄门。《汉书•循吏传》记载:召信臣,“竞宁中(前33年)征为少府,列于九卿,…… 又奏省乐府黄门倡优诸戏”。到了后汉,在少府属官中设立承华令,继承前汉的乐府令掌管俗乐,统黄门鼓吹员百余人,遂合前汉乐府黄门二者为一了。

骑吹,因它用鼓、笳等乐器在马上演奏而得名。一般用作封建帝王和贵族们的仪仗音乐;也可用于朝会宴乐群臣。它与鼓吹的区别在于那些乐人从行时所乘工具的不同:鼓吹乐人乘的是车,骑吹乐人则为马。
矩箫铙歌是一种以萧、铙为主,合上鼓、笳等乐器在马上演奏的军乐。正如《乐府诗集》卷一六引崔豹《(古今注》所言:“短箫铙歌,鼓吹之一 章尔。”也就是说短箫铙歌是黄门鼓吹乐人演唱的一部分乐章。《续汉书•礼仪志注补》引蔡邕《礼乐志》说:“短箫铙歌,军乐也。其传曰:黄帝岐伯所作。”看来,短箫铙歌的起源可能比较早。到了汉代,随着西域音乐传入中原,短箫铙歌也曾受到了这种新声的影响。汉代的短箫铙歌,现存十八曲,即:《朱鹭》《思悲翁》《艾如张》《上之回》《翁离》《战城南》《巫山高》《上陵》《将进酒》《君马黄》《芳树》《有所思》《雉子》《圣人出》《上邪》《临高台》《远如期》《石留》。这十八首歌曲,大抵皆为西汉时的作品,有的是乐府自作,有的则是乐府采集的地方民歌,如《战城南〉《上邪》《有所思》《巫山高》等。

xinsrc_5907042715478282945334.jpg

山东肥城孝堂山汉葛画像石中的骑吹乐队 (摹本)

IMG_20200526_124100.jpg

成都杨子山汉画像砖中的短箫铙歌乐队

综上看来,作为起源于民间的种音乐形式, 鼓吹乐中的歌曲,从曲调到歌辞在内,最初都起源于民歌。所以,在现存的汉代鼓吹曲中,反映社会现实的民歌仍占有一定的比例。 而在鼓吹产生与发展的过程中,北方和西域地区的少数民族做出了非常突出的贡献,他们的音乐对当时的鼓吹乐产生了至为重要的影响。鼓吹的音乐形式,尽管在汉初仅在民间游猎的队伍中应用,但在被宫廷采用后,其使用的范围就逐步扩大了,不仅可用于军队作为军乐,同时也常用于道路仪式和朝会宴乐,还可用以赏赐和其他场合的娱乐。像前面讲的横吹和短箫铙歌,就是用于军中的军乐。而骑吹和鼓吹除了可用于道路行进中的仪仗音乐,并可用于朝会宴乐。《乐府诗集》 卷一六引《西京杂记》就说:“汉大驾祠甘泉汾阴,备千乘万骑,有黄门前后部鼓吹。”而且,这种行进音乐,有时也在殡葬礼的仪仗队中应用。《晋书•礼志》就说:“汉魏故事:将葬,设吉凶卤簿,皆有鼓吹。”而骑吹亦可“朝贺置酒陈殿下”,作为宴乐之用。至于黄门鼓吹,则更是“天子所以宴乐群臣也“。鼓吹乐用于赏赐的情况,据《北堂书钞)卷一三O引《晋中兴书》) 载:“汉武帝时,南平百越,始置交趾、九真、日南、合浦、南海、郁林、苍梧,凡七郡,立交州刺史以统之。以州边远,山越不宾,宜加威重,七郡皆假以鼓吹。”与此同时,鼓吹也已经成了一种娱乐的音乐,并且已有女性参加演奏。《三辅黄图》“汉昆明池”下引《三辅故事》说;“池中有龙首船,常令宫女泛舟池中,张凤盖,建华旗,作《櫂歌》, 杂以鼓吹,帝御豫章观临观焉。”鼓吹乐已被穿插于她们的游戏当中。在汉昭帝死后,昌邑王也曾不顾昭帝的灵柩还未下葬,就召集乐人“鼓吹歌舞”以取乐。由此可见,随着应用场合的扩大,鼓吹乐的曲调内容、演奏形式与演奏方法是在不断的发展之中。

【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版权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分享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