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薪火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明薪火  >  文明薪火
谈古代陶瓷之一百
---唐三彩的实用器及明器功能辨析
发布时间:2020-01-10     作者:李晓哲   来源:   分享到:

           

(二)

 image002.jpg

2014年10月29日,三秦都市报A24版有一篇文章《唐朝大臣办公室都有些啥》,以图文并茂的形式揭示了考古人员近期在西安大明宫含元殿西北约5000多平方米区域的官署遗址所进行实地考古发掘,初步判定此处官署遗址就是唐代中书省,伴随着发掘,该遗址中出土了大量当时大臣们所使用过的办公用品和日常生活用品,其中就有残碎的黑釉瓷注壶、唐三彩注壶、簸箕砚等,上述注壶与簸箕砚的同时出土说明了唐三彩等注壶是在研墨时起加水作用的,作为曾经的官署遗址所(非墓葬区域)此次考古发掘的成果,再次向世人揭示了唐三彩在唐代作为实用器的真实可行性。

那么,哪些类型的唐三彩会是日常实用器,哪些类型的唐三彩又会是陪葬用明器呢?通常,盘、碗、瓶、罐、枕头、粉盒、油盒、陶埙等多作为日常生活用品,一些小件(通常在10公分左右)的动物、人物类玩偶也属于日常生活用品,其余大件(通常在20公分以上)的鸡、鸭、鱼、鹅、牛、马、羊、骆驼、驴子、乌龟等动物以及亭、台、楼、阁、水井、小桥、假山等建筑物,甚至还有一、两米高度的侍女、力士、胡人等人物与动物塑像,应当被归为陪葬用明器。上述界定方法也有个例,比如说有的器物等生活用品主人生前十分喜欢,去世后作为明器随同陪葬也是有可能的。

传统观点:认为唐三彩采用铅为助熔剂,又以铜、铁、钴等矿物原料为着色剂,釉层与胎体容易剥离,所以若作为实用器使用,会造成铅等重金属中毒,对人体有害,故只能作为明器(冥器)使用。

现代观点:认为以铅为助熔剂的彩陶器中国西汉时期就已有,俗称汉绿釉或汉黄釉陶器,这种彩釉陶器经过南北朝等时期发展逐步由单色釉演变成多色相交融的唐代彩釉陶瓷器,后来这种以铅为助熔剂的多色彩釉陶瓷器一直伴随着中国的陶瓷发展史历经五代、辽、宋、元、明、清延续至今,期间只是因为审美观念变化以及陶瓷工艺的进步导致了彩釉装饰工艺的改变,从而衍生出其他的相类似品种,比如著名的辽三彩、宋三彩、以及金元时期的红绿彩、明代五彩、清代康熙五彩、虎皮三彩(素三彩)、粉彩等等,大多数是以铅为助熔剂的多色彩釉陶瓷器,还有,近年来在西安大明宫遗址中考古发现有带 “盈”字款的寿州窑黄釉瓷器碗底残片,说明了在唐代寿州窑黄釉瓷器是与越窑、邢窑等瓷器先后被作为贡瓷进奉给朝廷使用的,而且是典型的日常实用器皿,通过研究寿州窑黄釉瓷器标本我们可以知道其采用的就是以铅为助熔剂,甚至在唐代长沙窑瓷器作品以及北宋耀州窑青瓷作品中也发现有使用铅作为主要助熔剂的现象,在中国历史上这种以铅作为助熔剂的彩釉陶瓷器品种绝大多数是被用作日常实用器的,无论是黎民百姓或者是皇权贵胄,无一例外。认识到铅的毒性也仅仅是近现代科学研究的成果,在唐代甚至是宋、元、明、清等时代都是根本不可能了解和认识的。比如,西安何家村窖藏中出土的大量丹砂(朱砂、硫化汞)、紫石英、白石英、钟乳石等药材,以及炼丹器石榴罐、煮药器双耳护手银锅、单流折柄银铛、单流金锅及许多贮药盒、饮药用具等等,充分反映了唐代炼丹药、服丹药的盛行,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当时人们对于铅等重金属毒性的不了解。

综上所述,唐代贞观之治以后,国力强盛、百业俱兴,同时也导致了社会上层生活的腐化奢靡,于是厚葬之风盛行,因为唐三彩具有高贵与华丽、财富与地位的象征,《旧唐书﹒舆服志》中曾有记载:“王公百官,竞为厚葬,偶人像马,雕饰如生,徒以炫耀路人……风俗流行,遂下兼士庶”,可见唐三彩在作为日常实用器皿的同时,一些色彩艳丽、器型硕大、代表着富贵与奢华的唐三彩器皿自然而然会被当做重要的陪葬明器来普遍使用。在接下来的岁月中,伴随着盛唐国力的衰减与消亡,唐三彩也在随之衰减和消亡,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唐三彩这种多色釉彩工艺的消亡,更加优质、廉价、素雅的陶瓷器新品种在不断的涌现出来并且迅速的占领着市场,多色釉彩的工艺也在随之不断地传承、改进和发展着。

今天,作为中国古代陶瓷史上一颗耀眼的恒星——唐三彩,即使时隔一千多年,依旧闪烁着其亮丽的光芒,她在向世人默默地彰显着一个时代的辉煌与灿烂,昭示着一个国度的繁荣与富强,我们又怎能轻易的忽略她、草率的否定她,磨灭她曾经所具有过的实用器及明器的重要历史作用呢?


【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版权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分享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