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纵横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探索发现  >  地理纵横
敦煌,为何能有千年“沙泉共生”的奇迹?(二)
风行水上,清泉欢歌
发布时间:2019-10-23     作者:樂兮   来源:中国国家地理book 地道风物   分享到:

荒漠上本来生机寥寥,但有了水,一切都开始不同。 敦煌南侧的祁连山脉,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截住太平洋来的暖湿气流,降水丰富,还发育有3000多条冰川,山区降水与冰川融水汇成了敦煌的母亲河——党河。

image.png
▲ 祁连山。图/孙胜军 

当它冲出山谷,奔腾到低洼开阔的敦煌盆地,流速骤然减缓,形成了大面积的冲洪积扇。在扇缘地带,碎屑颗粒细腻,利于植物生长,加上水的滋养,渐渐形成了敦煌绿洲。

image.png

▲ 河西四郡都是靠祁连山的河流才成为绿洲。武威-石羊河,张掖-黑河,酒泉-北大河,敦煌-党河,水量决定着绿洲面积。图/网络

这里的“大地”主要是风与水带来的堆积物,孔隙度大,地表的河流很容易下渗,变为地下水。但在地下一定深度有一层泥质岩层,质地细密,就像隔水膜,地下水就会在这之上流动。当它来到地势低洼又地质疏松的地方,便会化身泉水,汩汩涌出。 月牙泉正位于一大一小两个冲洪积扇的边缘与一条断层围成的三角形洼地间,比地下水潜水面低了几米,还有厚达几百米的疏松地层。地下水在此“冒头”,经由地形和地表风沙的综合塑造,最终呈现出新月般的样貌。

image.png

▲ 不完美但真实天然的月牙形(水位高时旁边会冒出“小犄角”)。“月泉晓澈”是敦煌八景之一。在这里植树反而会打破风的平衡,因此多是低矮植物。图/网络

 更特殊的是,月牙泉就这样与沙山共存了千年,在地下水的补给下,从未被风沙掩埋。她被“保护”在北、南、西南三座高逾百米的沙山之间。因为重力,风携带的颗粒80%在地表30cm范围内,尤其集中在地面上10cm之内。当风吹来时,首先受到高大沙山外侧的阻挡,在气流爬升过程中携带的沙基本堆积殆尽;从东侧或西北侧豁口进入的风,也会在三山夹击的地形间产生涡流,沿着沙山内侧往上吹;多向风之间相互平衡,“聚拢”着金字塔形沙丘的同时,也“宽松”着月牙泉的生存空间。

 正是水的存在与风的平衡,沙泉在此相拥,敦煌也没有像楼兰那样被吞噬。在这个意义上,鸣沙山与月牙泉,正是大漠与敦煌,有雄浑悠远,亦有温柔清隽,还有在巨大荒芜中一小点异彩的奇迹。

image.png

▲ 月牙泉也是敦煌绿洲的生态窗口。上世纪50年代,月牙泉有5-7米深,后来因为修建水库、超采地下水用于城市发电,农业灌溉,月牙泉水位下降,在2001年泉中间甚至出现了几十平方米的沙地。目前当地以人工供水的方式维持“月牙形”,水位稳定在1-2米。某种程度上,她是敦煌沙水关系是否自然和谐的反映,也是如何平衡自然景观与人类发展的永恒追问。图/网络

【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版权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分享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