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薪火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明薪火  >  文明薪火
谈古代陶瓷之七十六
---“老照片”-金代游鸭
发布时间:2019-08-21     作者:李晓哲   来源:   分享到:

image002.jpg

这是一件金代耀州窑游鸭牡丹纹青瓷浅盘标本,江水中游弋的鸭子与争奇怒放的牡丹花,一动一静、相互辉印、妙然成趣。金代北方地区,刚刚经历过靖康之难和战争杀戮,在贫瘠与寂静的生活状态下,如此生动的画面多少会给予人们些许精神上的慰籍,更或许为孤苦的生活凭添几分乐趣。这,就是两宋时期人们对于人生的追求:“一花一木一世界,一草一树一人生”。

两宋时期的人们喜欢游鸭,寄物思情,有诗为证。

北宋苏轼《惠崇春江晚景》“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苏轼的这首诗是描写惠崇和尚的一幅画作,早春竹林外两三枝桃花开始绽放,鸭子在水中嬉戏,它们如此活跃,应该是最先察觉到了初春江水的回暖。河滩上已经长满了蒌蒿,芦笋也开始抽芽了,而河豚此时正要逆流而上,从大海回游到江河里来。作者或许是在沉思,当世界万物开始复苏、一切充满生机勃勃景象的时候,难道我们的生活不会因此而变得越来越美好嘛?

南宋戴复《初夏游张园》古乳鸭池塘水浅深,熟梅天气半晴阴。东园载酒西园醉,摘尽枇杷一树金。《初夏游张园》描绘了一个初夏时节的田园风光,以及欢饮陶醉的美好时刻。一只只黄黄的小鸭子在池塘里或浅或深的水中欢快嬉戏着;梅子成熟的季节里天气总是阴晴不定。我带上好酒,约上好友,在东园游玩畅饮,又去西园纵情大醉,为了佐酒,把园中那满树金黄的枇杷,不知不觉摘得一干二净。

人生百年常在醉,算来三万六千场,苦也一天,乐也一天,不如酣畅淋漓的好好珍惜生活,活在当下,乐在其中。

【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版权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分享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仅供参考。】